色撸堂♀性福生活♂第一天堂-www.selutang.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47|回复: 4

[武侠-限制级] 【诱红楼】第10集~第二章:太监游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5 11: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章:太监游戏

  「嘻嘻……」

  天意公主带头得意的仰天大笑,可惜少女清脆的嗓音在一干太监尖细的附和声中并未引起宝玉的注意。

  「贾宝玉,看你还敢不敢叫我死兔子?」

  天意公主脸色一变,学足传说中的恶人模样,捏著宝玉的下巴,嘿嘿奸笑道:「如果你现在求饶,喊几声好听的,说不定我会放了你哟!」

  「切!死兔子!」

  宝玉不屑的将脸一抬,大刺刺地道:「有种放马过来,本公子就不信你一个太监死兔子敢把我怎么样!」

  「你……」

  天意公主的月牙美眸刹那间变成圆月弯刀,被熊熊恨火烧昏头,再也不想耽搁时间,最后一点犹豫也消失无踪。

  天意公主怒声厉斥在一旁伺立的太监与宫女:「你们全是人头猪脑呀,还不将这臭小子抬进去!」

  宝玉顺著天意公主的手指一瞧,只见两扇紧闭的大门后传来阵阵阴风,男人的直觉让他下意识两腿一麻,第五肢本能地缩小到极致。

  虽然还没有从天意公主嘴裡套出真相,但不妙的预感令宝玉瞬间杀气暴增。

  「住手,你们放开宝玉!」

  迎春见一干太监将宝玉连人带椅抬起来,恐惧刹那间充斥心灵,情急之下,脱口而出道:「要杀就我吧,只求你们放过宝玉!」

  恐惧——即将失去宝玉的恐惧来得无比突然,而且无比迅猛,在这生死关头,迎春终于发觉原来宝玉对她如此重要。

  原来,在平淡如水的日常相处中,宝玉那神秘的气息和惊世骇俗的言行早已悄然触动迎春的心房,只被那层亲情的迷雾遮掩。

  如今,天意公主製造一个「天意」令平日一点一滴的积累瞬间轰然爆发,将天意公主心灵的禁锢化为灰烬。

  「不要伤害宝玉,求求你们,不要……」

  盈盈珠泪汹涌而出,哀婉玉容凄凉流转,就连天意公主这「恶人」也不禁大为震撼。

  「这位姐姐,你放心,我们答应过元妃娘娘,不会对你怎么样。」

  善良的本性让天意公主急忙命人鬆开迎春手脚的钢环,并极力解释道:「这臭小子得罪我们公主,所以公主下旨要小小惩戒他一下,关于这一点,元妃娘娘也答应的!」

  「真的吗?」

  迎春对于这突变的情势几乎不敢置信,美眸大张,反问道:「大姐姐真的答应吗?你们要怎么惩戒宝兄弟?」

  竟然是这样!我什么时候得罪那个公主了?宝玉自然能感受到迎春对他的特别感情,狂喜瞬间充斥心窝,紧接著天意公主的话语又勾起他强烈的兴趣。

  「元妃娘娘说了,只要我们不伤及贾公子的四肢、身体及脑袋,就让我们公主出一出气。」

  天长、地久强忍笑意,平静而认真地向迎春耐心解释。

  「这位姐姐,你先在这儿安坐片刻,我们这就去执行公主的旨意。」

  见迎春神色缓和,不再要生要死,天意公主高悬的心房稳稳落地,随即命人「温和」的挡住迎春,她则继续行动。

  机关椅子已经被抬起来,宝玉的脑海中刹那间闪过千百道意念:动不动手呢?

  如果动手,就一定要将这些人全部杀死,因为自己有法力可是个大秘密,如果传入赵全、忠顺王等人耳中,必会引起无穷后患。

  可一想到要杀死可爱的天意公主,宝玉心中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就在宝玉略一犹豫的时候,「砰」的一声,暗室的房门已经紧闭,将他与迎春分隔开来。

  「嗯!做得好!你们出去吧!」

  众人将宝玉绑在一个平台上后,天意公主玉手一挥,将一干太监全都赶出去,就连跃跃欲试的天长、地久也没能留下来。

  「你们听好,公主有令,全部退到五十尺以外,没有公主口令,房内发出任何声音你们也不许靠近,否则立斩不饶!」

  天长、地久气鼓鼓的将天意公主的命令刻入众人心底,对主子过河拆桥,她们颇有怨言。

  一会儿过后,惨叫声猛然穿透房门。

  「救命啊!来人啦——」

  凄厉的哀号声穿云裂空,让一干太监与宫女吓了好大一跳,而天长、地久更暗自庆幸,幸亏及时送走迎春,不然迎春肯定又会寻死觅活。

  唉,可惜没看到裡面的情景,不知公主究竟要怎么样将那臭小子变成太监?

  咯咯……天长与地久好奇地伸长脖子。

  而一干太监面对此情此景无不浑身一颤,想起他们人生最恐惧的那一幕,不由得身子一缩,再次往后退,直到听不见一丝惨叫声,才止住脚步。

  女人天生是胆小的,在宝玉如杀猪般的惨嚎声中,宫女们不禁毛骨悚然,脚步也开始移动起来。

  转眼间,除了天长、地久之外,宫女与太监全部消失,就连她们也退出院门。

  淨事房内。

  宽大的平台上,手脚被绑的宝玉成大字形仰躺于上,阴风盘旋激盪,将一排排烛火吹得左右摇曳,增添几许恐怖气息。

  「死兔子,干嘛笑得那么阴险?」

  宝玉勉强抬首,大声质问道:「喂,不要笑得这么淫荡,本少爷可不是兔子同道,你还是去找你的相好吧!」

  胜券在握的天意公主笑不停,好一会儿才俯下身在宝玉的耳旁恐吓道:「你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吗?」

  不妙的预感在眼中闪现,可未待宝玉开口追问,天意公主已兴奋地揭晓答案:「这裡不是凝霜宫,而是淨事房,听说过没有?嘻嘻……」

  「淨事房?啊!」

  宝玉的瞳孔瞬间放大数倍,出于男人的本能开始挣扎,浑然忘记自己有一身本领。

  「乖,别闹,很快你就是——……宝子了!」

  天意公主首次在两人的交锋中大获全胜,自然是眉飞色舞、玉脸闪光。天意公主轻盈敏捷地从平台下拿出一隻古旧的木箱,学著宫中老太监的模样,神秘无比地打开箱盖,「匡当」一声,几十把大小刀具寒光迸射,让天意公主嚣张的气焰达至从未有过的高度。

  「小宝子?」

  宝玉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小宝子」三字的意思,怒道:「你这个死兔子,还不放了本少爷,否则小心我将你再阉一次。」

  「臭小子,还敢满口胡言乱语!」

  天意公主极力控制的情绪终于爆发,像只发狂的小猫张牙舞爪衝上来,道:「敢威胁我,我现在就阉了你!」

  「哗!」

  锋利的刀刃轻易挑开宝玉的腰带,野性大发下,天意公主已经忘记自己是一个少女,就连宝玉的亵裤也毫不犹豫的扯成碎片。

  「呀!」

  两声惊叫同时响起。

  宝玉一时不防,被天意公主扒个精光,一想起自己在人前赤身裸体,而且对方还是「死兔子」他不由得惊声叫了起来,杀气再次在体内积聚。

  天意公主虽然不懂什么叫「非礼勿视」但见到男人那玩意儿的瞬间,少女本能的惊叫一声。

  「死兔子,咱们讲和吧!」

  在危急关头,宝玉不得不先放低姿态,道:「以后我叫你天公子,你叫我贾公子,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干,如何?」

  天意公主强自抹去芳心莫明的跳动,勇敢的张大月牙美眸直视全裸的宝玉,得意地道,「想讨饶呀?行,只要你受我三刀就行!」

  「死兔子,别欺人太甚,本公子可是公侯子弟,小心你项上人头!」

  「咯咯……就凭你也想威胁本公……子,别说阉了你,就是阉了你全家也没人能伤我一点皮毛,咯咯……」

  天意公主如银铃般的笑声听在宝玉耳中却是噁心无比,更将天意公主恨到骨子裡。

  杀气逐渐浮上眼中,宝玉不再有所顾忌,冷声讥讽道:「死兔子,别以为你与公主有一腿就可以为所欲为,惹了本少爷,谁也保不了你!」

  「什么?你说我与公主有一腿?」

  天意公主意念一转,已明白宝玉言语所指,芳心刹那间怒火万丈,瞬间由发怒的小猫变成发狂的母老虎。

  「好你个贾宝玉,竟然敢大逆不道诬蔑公主,我要诛你九族——不,诛你十族!」

  「你还真当自己是公主呀?呵呵……」

  天意公主气得浑身颤抖,宝玉心中的怒火则突然减弱许多,调侃道:「你只不过是公主——的兔子情人,想想就噁心,死兔子!」

  「呀——匕天意公主何曾受过此等侮辱?突然疯了般狂叫起来,那叫声太过愤怒,令她声调变异,在外面的一干太监与宫女竟然没有分清楚,还以为是宝玉在惨叫,所以他们才安安心心躲到远处。

  娇蛮逐渐向暴戾靠拢,失去常性的天意公主不再可爱。

  「臭小子,看你的嘴快,还是我的刀快!」

  天意公主在几十把小刀中反覆挑选,最后打定主意,拿起最为宽大的弯刀。

  「贾宝玉,我可是特意请教过老太监,听说这刀刃越大,痛苦就越大呢!」

  刀刃反射的寒光映照在天意公主的脸上,映射出一片青光,让一向不怕天、不怕地的宝玉不禁脊背生凉。

  宝玉感受到天意公主从未有过的怒火,为了保住最后一丝不暴露神通的希望,他放低声调道:「别衝动,将刀放下,咱们好好聊聊,好吗?」

  「你以为我说著玩吗?臭小子,想得美!你竟敢诬蔑公主,我要替天行道阉了你!」

  虽然「有一腿」究竟是什么意思,天意公主并不十分明白,但她一想起宝玉的话语,瞬间就七窍生烟。

  「死兔子,你真想死?」

  刀子缓缓逼近下体,宝玉的杀气充斥双目,死神的阴影飞速向天意公主扑了过去。

  「咦?这就是男人的玩意儿吗?」

  这时,天意公主突然一声惊歎,好似仙法般,令呼啸的死神瞬间消失不见。

  任凭宝玉前一秒如何生气,这一秒,他也不能抵挡满腔爆笑。

  死兔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哈哈……难道他没有见过小鸡鸡吗?太监可不是天生的呀!咦?他既然是太监,怎么会有喉结?强烈的迷惑在宝玉心中闪现,下一刹那,杀气尽散的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家伙是一个假太监,所以才有喉结,才会与公主有一腿!

  天意公主可不知道宝玉脑海中正在转动的无聊念头,她不知是单纯还是白痴,惊歎过后,竟然一把将「小宝玉」握入掌中,一边好奇欣赏,一边威胁道:「臭小子,你怕了吗?」

  话音未落,天意公主的玉手还摇晃几下,让受到刺激的阳根瞬间暴胀而起。

  在如此「袭击」之下,一向镇定的宝玉脸色大变,一想到对方是个兔子,他的胃部立刻翻腾起来。

  「死兔子,鬆手,王八蛋,玩你自己的鸡鸡去。」

  宝玉人生中第一次有了「羞怒」的感觉,为下体的反应羞愧欲死、为天意公主的动作怒火万丈,刹那间他四肢一震,钢箍顿时变形。

  死神卷土重来,第二次向猎物扑去。

  突然,意外又出现了。

  「大胆,我又不是男人,怎会有这丑东西!」

  天意公主面对新奇物事,一不小心说漏嘴,更在一时气愤下手用力一扯。只听「舶」的一声,可怜的「小宝玉」被迫展现一次超凡的弹力。

  「什么?你……你不是男人?你是谁?」

  钢箍只差一毫就要断裂,宝玉的眼珠子则继续放大,瞪著天意公主。

  「咯咯……天下间还有你这笨蛋,笑死我了。」

  天意公主已是胜券在握,为了让宝玉再大吃一惊,她得意洋洋将帽子摘下,一头秀丽的黑髮刹那间像瀑布般倾洒而下。

  「臭小子,你看本公……宫女还是太监吗?」

  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天意公主还是不想让宝玉知道她就是那个与死兔子「有一腿」的天意公主。

  「你、你……你真是女的?」

  望著如云秀髮下的瓜子玉脸,宝玉只觉得脑中一震,眼前金星乱冒,心想:天啊,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宫女耍了这么久。

  「死……不,宫女大姐,是小弟的错,现在我知道错了,咱们握手言和吧,你可不可以放了我?」

  对女子,尤其是美女,宝玉一向狠不下心,面对突然变成美少女的天意公主,他瞬间就输了七分,整个人又老老实实躺回去。

  「放了你?想得美!不割了你这个丑东西,本姑娘绝不甘休!」

  回复女儿身的天意公主依然没有丝毫善意,充满研究意味的目光在「小宝玉」上面一扫,随即又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这丑东西多看几下其实也不是很丑,割了会不会有点可惜呀?」

  冷汗倏地湿透宝玉全身,为了脱身,他嘴角一咧,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顺著天意公主的语气道:「对,你说得对,这么顺眼的东西割不得,不如你放了我,咱们玩点别的怎么样?」

  「让我想想。」

  天意公主秀眉微皱,凝神苦思道:「我再看看这玩意儿,然后再决定割不割!」

  话音未落,天意公主又抓住男人之物使劲捏了一下,那软绵绵的弹性令她兴致大发,就似小孩搓弄泥巴一样,乾脆两手合拢玩了起来。

  「喂,宫女大姐,不能这样!」

  瞬间宝玉浑身汗毛直竖,他已经够无赖,但却未幻想过竟然会有美丽少女这样「玩弄」他,而且还是一本正经的神情。

  天啊!这究竟是什么世道?我假宝玉竟然被女色魔非礼啦!呜……见天意公主对自己的哀求充耳不闻,宝玉少有的神色一正,沉声训斥道:「姑娘,你没听说过什么叫『非礼勿视,非礼勿动』吗?你没读过《女儿经》吗?」

  在宝玉的斥责声中,玩得兴高采烈的天意公主不禁一愣,紧接著大为不屑,理直气壮的白了宝玉一眼,道:「什么『非礼』不『非礼』?没听过!《女儿经》又是什么?」

  宝玉顿时无话可说,在欲哭无泪的同时,先前的杀气与恨火早已无影无踪,心想:也许……应该认命吧,就让这女色魔玩弄一次,总好过暴露神通。

  泪水在眼中一闪,宝玉认命了,不料天意公主依然大声斥责道:「臭小子,你又在搞什么怪?老实点!」

  天意公主话音未落,已气愤无比、用力的在宝玉的阳根上拍了一巴掌。

  原来是「小宝玉」一点也不体谅宝玉的处境,竟然擅自作主昂然而立,气势汹汹向「折磨」它的天意公主做出严厉的抗议。

  「啪啪……」

  天意公主一连拍了好几巴掌,拍著拍著,突然说:「还真好玩,真是一个奇怪的宝贝,难怪太监们整日愁眉苦脸,原来是宝贝被割掉了,咯咯……」

  「嗯……」

  怪异的呼吸从宝玉的鼻孔裡喷出,这个时刻他突然想起巧姐,也想起报应这个词,心想:难道是因为我欺骗小丫头,所以上天派这个古怪的宫女来报复我?啊……

  「好好玩,竟然越来越大了!」

  天意公主越玩越开心,而且越玩越有新发现,她双手紧握著宝玉的阳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玩个不亦乐乎。

  「臭小子,它能变多大呀?有没有院子裡的老树那么粗?」

  宝玉浑身剧烈颤抖一下,五官开始扭曲,眼角竟然看向窗外,本能寻找天意公主说的那棵老树。

  见宝玉始终不开口,天意公主大为不满,娇嗔道:「哼!你不说我也有办法,本公……宫女就一直这样揉它,自然就明白了!」

  话至中途,天意公主突然话锋一转,大为惊喜地指著红润光亮的龟冠,诧异无比地道:「咦?它好像在发光,真好看,越来越红了!」

  天意公主的玉脸向前一凑,小嘴距离阳根只有几寸距离。

  呼吸绕著阳根打转的同时,天意公主的小手伸到「小宝玉」上轻轻摩挲、仔细抚摸,偶尔还分开龟冠上的细缝认真地观察。

  救命啦……哀号在宝玉的心中迴盪,他被天意公主如此蹂躏,早已快感连连、酥麻横生。

  「宝贝,果然是宝贝!」

  一番仔细观察后,天意公主满足地收回玉手,做出最后的决定——阉了它!

  「什么?为什么?」

  宝玉身子一抖,大声质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喜欢!咯咯……」

  好奇心满足后,天意公主心情大好,拿刀的玉手也变得轻快有力、流畅自然。

  兴奋无比的「小宝玉」仍在那儿摇头晃脑、迎风颤抖,丝毫不知厄运已临头。怎么办?动不动手?事情又回到原点,不过宝玉心中只有犹豫,没有怒火。正当宝玉天人交战的时候,原本在打呵欠的天意公主美眸一亮,突然动手了,小刀凌空一划,弧形的刀刃在虚空划出一道寒光,直奔「小宝玉」而去。

  「看刀!」

  天意公主竟然是先出刀后出声,真是大大的狡猾。

发表于 2019-3-1 19: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 19: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 19: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 19: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66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色撸堂-http://www.selutang.com  

GMT+8, 2019-3-24 13:20 , Processed in 0.03741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